后来考研到了武大中文

 

  -张晨

  袁微最近频繁地相亲,寒暄部分里让她觉得最麻烦的,就是对自己学习经历的介绍。

  通常,她都用稍快的语速一口气儿说出如下一段话:“我高中时念的是理科,后来考到山东大学,学了会计。因为这个专业是爸爸帮我选的,自己其实当时想做律师或记者,挺抵触这个专业。后来考研到了武大中文,再后来中文不怎么好找工作,就还是转回来做了会计。”

  说完以后,她还会抱歉地笑笑,仿佛自己这一大通儿口罗嗦占用了对方很多时间。

  大学里的袁微可是个风云人物,她也恋爱,但男朋友从来不是她生活的中心。会计系的学生都很有经济头脑,平时特别爱做些小生意,或者到

会计师事务所打点儿小工挣点零花钱。袁微却不,她更愿意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交给学校广播台。

  袁微大一就进了广播台,她编辑的节目在当时最受欢迎,台里老师都好奇为什么一个学会计的女生,能把节目的片头、文稿、片尾挑选制作得那么精致。和广播台里的文科生比起来,袁微的文学素养一点儿也不差,很多错别字别人看不出来,她一眼就能找到;特别生僻的字词,像“一语成谶”、“沆瀣一气”、“绠短汲深”之类的,她都知道;别人不会写的字,找她准能给写出来,别人不会念的词,她也一准能读出来。一个会计系的学生成了广播台的活字典,这让很多中文系“台胞”耿耿于怀。

  大学四年,会计系女生袁微和文字打交道的时间要比和数字打交道的时间多。大四那年,她报考了武大中文系的研究生,面试时,出众的表达能力和清晰的逻辑思维让她成了当年的专业第一名。外系理科专业复试第一,这样的情况也不多见。

  可读研以后,袁微反而会习惯性地在室友面前强调她的理科背景。虽然不是计算机专业,可是但凡有人电脑出了问题,大家还是会第一个想到她。一层楼的电脑几乎都找她看过“病”。袁微还是寝室的财务管理员,平时出去吃饭唱歌等集体活动,大家都自觉把钱交给袁微,用了多少,还剩多少,每一笔支出袁微都在墙上公示。

  袁微擅长塔罗牌、扑克牌,当然还有

星座,每当拿着塔罗给周围的朋友分析一周运势时,她认真的样子就像在做财务报表一样。

  袁微还爱做各种测试,她是豆瓣网上“我是测试狂”小组的元老级成员。不出意外的话,袁微的好朋友尹柏每天打开电脑,自动登录的QQ和MSN都会一起闪啊闪。点开一看,几乎都是来自袁微的网址。顺着网址找过去,多半都是心理测试。从最开始的“测试你的心理年龄”、“出生日期看特质”到现在的“坐公交车看性格”、“从大扫除扔东西测试你的

理财指数”。袁微热爱这种有意思的“计算”,关乎心灵关乎情感。

  研究生毕业,袁微重新做回了会计,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惊讶这个小小的女孩子为什么总是这么“个性”。她却总是淡淡地解释:“学中文工作不好找啊,薪水也不怎么好。”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大家仿佛看到了她身上若有若无的理科生的影子。

  做回会计的袁微,如今还是很爱听广播。工作5年,她买了自己的车,每当傍晚堵在三环路上,她都会打开文艺广播,听着电波传来的节目,她十分怀念大学时代那个每周五6点坐在学校广播台直播间的自己。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后来考研到了武大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