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建立之后

  面对伊朗和伊拉克威胁、阿拉伯世界的变化和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建立海湾“联盟”变得至关重要

  【沙特阿拉伯《中东日报》5月15日文章】题:预计在建立“联盟”后将建一支36万人的海湾军队

  沙特外交研究机构发表的一份报告说,在国内外局势发生前所未有变化的情况下,建立海湾“联盟”替代“合作”不仅仅是一种选择,而是一个攸关命运和生存的问题。

  海湾联盟机制是寻求一个旨在协调对外政策决议的海湾最高机构,联盟建立之后,将重新安排海湾轻重缓急的问题。

  沙特外交大臣沙特·费萨尔亲王强调,海湾国家在建立一个包括对外政策和共同防御政策的政治联盟的道路上迈出了一步。防御一体化是海湾国家安全的重要保证。

  报告指出,在海湾联盟建立后,海湾将建一支36万人的军队。与此同时,为了构建海湾安全格局,防御一体化需要重新整合海湾安全机构。建立海湾联盟是发展“半岛威慑”力量,建立统一的海湾军队是给海湾国家之间的合作以超级威力,进而避免今后为帮助某个海湾国家而采取行动受到指责。

  新联盟面积约达280万平方公里,从而使它能够控制该地区的一些海陆空战略通道,增强海湾国家在地区和国际上的影响力。但沙特外交研究机构的报告说,海湾国家的主权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之间边界矛盾的存在也许会削弱海湾联盟。建立海湾联盟的因素有:

  伊朗力量的发展力量 对比的变化是界定海湾和伊朗关系的主要界限,伊朗军队有54.5万现役军人,而海湾阿拉伯国家现役部队人数总共有36万人。此外,伊朗还努力加强军事装备、发展导弹系统并力图拥有核武器。从1979年至今,伊朗实施的一些工程旨在加强和控制海湾地区,力图占有该地区经济资源和一些伊斯兰圣地,并向外输出革命,伊朗企图改变该地区环境和改变(该地区国家)执政者的努力从未停止过。

  伊拉克的威胁 美国撤军后的一些迹象表明,随着美军撤出伊拉克而导致的政治矛盾的发展,伊拉克是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

  也门危机 海湾提出的重要主动行动并未结束也门危机,内战的阴影一直存在,对于海湾地区的安全来说,也门分裂是最坏的选择,因为也门是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地缘战略的延伸,也门安全局势恶化意味着为极端主义思潮和恐怖组织提供了孵化环境,该地区一些方面还会把它作为实现野心扩张而向该地区国家施压的工具。

  阿拉伯世界出现的变化 一些战略研究机构的报告指出,该地区安全局势的恶化并不局限于爆发旨在推翻政权的群众性革命,还出现了宗教和教派问题的诉求和发展,从而预示着该地区的新版图决不会是该地区国家公认的传统边界。此外,阿拉伯革命促使曾边缘化的伊斯兰派势力明显上升,并通过选举到达了决策中心,进而在国内外获得了行使权力的合法性。这种状况对海湾阿拉伯国家将有直接影响。

  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 尽管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一直具有十分重要的国际地位,但国际局势的变化迫使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必须重新研究带有国际联盟多样化趋势的战略,作出海湾自己的安全选择,因为多极力量的发展和抗衡将以经济力量为中心,而不是过去数十年曾铸就地区和国际关系的军事。此外,最近局势的发展表明,利益是国际关系的基础,具体的说就是一句流行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从而需要确定海湾的集体利益,以应对国内外发生的变化。

  (未经新华社参考消息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方式使用文本。)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联盟建立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