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家、油画家、版画家和雕塑家眼中的素

  国画家、油画家、版画家和雕塑家眼中的素描

  每个人对素描的内涵、外延的理解是不同的。画国画是否需要训练素描?当下国内的素描艺术和素描教育处于一个怎样的现状?《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门走访了沪上各大艺术机构和艺术院校的专家,从国画、油画、版画、雕塑等各个方面来探讨这一话题。

  国画若要借鉴素描,

  必须以国画学的方式切入

  张培成

  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画国画是否需要训练素描?这个问题很久以来一直是有争议的。

  每个人对素描的内涵、外延的理解是不同的。我个人认为,不管油画、国画、版画,甚至是抽象艺术,都是在造型。如果素描是解决造型问题的一个便捷 的手段的话,素描应该还是有必要学的。我国古代当然没有素描的概念,但当时的白描从某种宽泛的程度上来讲也是一种素描。素描其实是一种对造型的判断力。这 是一种感受对象的能力,我觉得对一位艺术家来说,这种感受的能力是相当重要的,比如看到一个人、一幅景,或是一个瓶,他会有感觉,有想要去表现的冲动。如 果说这种感受力是天生的话,那也是需要通过素描的训练把这种潜能挖掘出来的。这并不是生而知之的。当然素描的方式也有不同,有被动模拟自然的,也有主动表 现对象的。事实上,中国画适应的是后者。

  西方素描解决的还有空间问题。立体、透视等,这些在油画中都是基本功。而对国画来讲,画面是平面的,即使现在我们要画比较写实的国画,这种空间 和油画也是不同的。所以,如果说中国画要学习素描的话,其侧重点和西画一定是不一样的。要不然会带来很多负面的效果。其实在比我年长一些的国画家中,有些 是非常有成就的艺术家,但依然碰到瓶颈,原因就是当年被灌输了太多西方的素描,这种影响很难摆脱,在用中国画的笔墨线条去表现的时候就产生问题了。这样的 素描训练就成了枷锁,让中国画的表现很不自由。从这个角度讲,素描和国画是两个体系。尤其是对画山水、花鸟的画家,那是绝对不可以用这种素描的方法去训练 的,不能像画西画一样去画石膏,他们甚至可以不画素描。但如果从宽泛的角度来看,中国画的素描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来训练。比如中国画画人物,需要很强的造型 能力,因此造型训练必不可少。中国画的表现手法是书写性的,要求画家非常熟练地把想表达的东西一气呵成地表达出来,如果在造型上稍微有点迟疑,笔停住了, 那书写性也大受影响,气马上就“断了”。但中国画的造型训练不应该画长期作业,不然反而对艺术的表现有损害。另外,国画素描的画法也应该摒弃完全模拟对象 的、一板一眼的画法。而在今天这个时代,也应该鼓励造型的多样性,画出自己心中的感觉,自由地创作,我觉得这更符合艺术的要求。对中国画的素描而言,速写 很重要。其实速写对油画也很重要,一般而言,油画画得好的,速写都好,这其实也是在画他心里的东西;速写不行的,油画很多也不行,因为他对要塑造的对象没 有感觉,潇洒不起来。

  其实在古代,虽然不学西方意义上的素描,但也通过学习《芥子园画谱》、再早一点的各种粉本来理解造型。比如画花,就需要对花的结构非常理解。以 齐白石为例,他没有画过西式素描,但他对对象的结构非常了解。记得曾经看过一份资料上说,齐白石要画鸭子,他对鸭子一掌着地时另外一只脚掌具体是怎样的都 认真研究过,了然于心。从严格意义上讲,他这种搞清楚的过程我们也可以理解为素描的一种,因为他不光是心里搞清楚,还势必要通过笔头表现出来,那这其实也 是对造型的一种研究。所以对国画来说,素描的训练应该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不是被对象“牵着鼻子走”,不该过分写实,而应该去捕捉更有意味的造型。老师应该 经常去启发学生对艺术的感觉。每个人如果都有自己独特的趣味的话,都能找到自己,我们的艺坛就会丰富多彩了。尽管这很难做到。

  当然对传统的学习也是必须的。要不然这文化就传不下来了。国画老师以前在教学的时候开课徒稿,一是教给学生物象的造型,还有是一种程式。学生从 这里知道牡丹是长得怎样的,有几种画法,了解中国画画法独特的形式语言,也就是作画的程式。对此我觉得有优点,但是也有短板,那就是中国画的学生除非自己 有特别的才能,这样一点点才能脱离老师,画出和老师不一样的牡丹、竹子来,不然就很容易陷入程式化的模式。其实创作应该要多走出去直接面对自然,写生很重 要,当然其中完全可以融入自己内心的主观的东西。我看到过朱屺瞻先生画的写生,他就用一个小本子和钢笔勾一幢房子等等,很多东西都在他心里。我也听方增先 老师说过黄宾虹。他说当时看到黄宾虹在西湖边上拿个本子作画,非常主观,西湖里面根本没有船,他也画出来了。我可以说现在画竹子的人很少出去看真的竹子, 而只是从程式里套,所以全国人民可能都画出来一样的竹子。我们的古人所创造出的这套程式是对着真的竹子总结出来的,那么我们今天如果有写生的能力,也完全 可以对着今天的竹子,去创造出一套新的程式——这种程式不同于古人,但又和我们民族文化的根连在一起。而这就需要塑造对象的能力。

  “文革”刚结束的时候,教育部曾经展开过一个大讨论说国画要不要素描。素描是不是国画的基础?我认为,说“素描是国画的基础”这肯定是不对的。 但素描的造型能力却是国画可以借鉴的。而这种借鉴应该要以国画学的素描方式去切入。我觉得,国画的学生在上素描课的时候,完全可以就用毛笔来画。比如画石 膏伏尔泰,你可以画得像他,也可以不像他,但很有毛笔的笔意在里面。这样西式素描对中国画的束缚就可以大大减轻。

  现在很多学生的造型能力还很弱,在所谓“当代”的理念下,有些学生就这么随便画个人物造型就糊弄过去了。这种如果真要画有点规模的作品,那是肯定担负不了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画家、油画家、版画家和雕塑家眼中的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