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其率部众迁往胜州、夏州

乱世三百年——从安史之乱到澶渊之盟

可事到如今,实力不如人,夷男能怎么办,只能骂着娘回家了。这一道儿,夷男越想越气;物质损失加上面子问题,让夷男怒火中烧。可他又不敢找李世民的麻烦,满腔怒火可就全撒在阿史那思摩身上了。

但是夷男也清楚,大规模用兵,李世民绝对会在他身上来个梅开二度;因此夷男的策略是派出小部队对阿史那思摩进行骚扰,今天抢你点儿东西,明天掳你几个人;反正不能让突厥消停了。

图片 1

话说回来,阿史那思摩也确实够菜;面对薛延陀军的骚扰,那货束手无策,这就使得其在部众中威信立减,很多小酋长根本不听他的号令。到后来,公元644年,一帮突厥的中层干部干脆绕过阿史那思摩直接上书李世民要求不跟思摩混了,迁居在胜州、夏州一带。

李世民接到奏折,心中大骂阿史那思摩蠢货;可这事儿不处理又不成。思索再三,李世民下旨同意了突厥这些中层干部的要求,准其率部众迁往胜州、夏州。而这么一来,阿史那思摩就成了光杆儿司令;无奈之下,这货也只好灰溜溜的打好行李卷儿回长安面圣去了。

而随着阿史那思摩回到长安,李世民苦心打造的突厥汗国灰飞烟灭。

图片 2

不过,跟这儿要说一句的是,这次突厥人可并没有全部南迁;大部分去了胜州和夏州;但也有一部分突厥人赶着牛羊,骑着马西迁了,千里迢迢的投奔到了西突厥以及阿史那社尔和阿史那斛勃麾下;后两位肿么回事儿,咱后面再说。

突厥这摊子烂事儿忙活完,说话儿时间到了公元645年;这一年,大唐太宗李世民做了一个重大决策,这就是大举出兵讨伐高句丽。

大唐和高句丽也是一笔烂账,因不是本文重点,就不展开说了。不过,唐军准备远征,消息传的绕世界都知道,当然,远在西域的夷男也同样得着信儿了;这货这两年发展的不坏,国家的GDP上了个台阶儿。换句话说,薛延陀又有实力了。

可是,鉴于几年前诺真水会战输的太惨,夷男没敢轻举妄动;他派使者前往长安,表面上是向李世民进贡,实际则是想来探一下大唐的虚实,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

李世民什么人,一搭眼就看穿了使者的心肝脾肺肾;召见该使者时,天可汗不怒自威,爷知道夷男派你来打的什么主意,你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子;爷马上要亲征了,他有胆子尽管来(“上之将伐高丽也,薛延陀遣使入贡,上谓之曰:‘语尔可汗:今我父子东征高丽,汝能为寇,宜亟来!’”)!

话,说的那叫一个豪气干云;爷知道你不怀好意,但爷不怕,你敢动,爷就让你体验一下啥叫灭顶之灾!

使者吓的汗流浃背,连声解释,没有没有,您想多了!

等夷男听完使者汇报,也吓够呛,知道李世民不好惹;赶紧又另派了一名使者再次来到长安,不仅解释来意,并且表示,您要是人手儿不足,我们薛延陀军愿为唐军的马前卒。李世民一摆手,好意心领,但出兵就不必了(“真珠可汗惶恐,遣使致谢,且请发兵助军;上不许。”)。

被李世民这么一震慑,夷男还真就没敢趁唐军大举东征之际出兵袭唐,老老实实的居家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儿,高丽被唐军压着打,还真就派人远赴薛延陀游说,希望后者出兵骚扰大唐。

不过高丽使者虽说手持硬货,但夷男考虑再三,最终还是没敢派兵南下。

这件事儿过去没多久;公元645年的9月份,夷男汗病逝。

而随着夷男汗去世,薛延陀汗国立即便爆发了内讧,夷男的次子拔灼干掉了他的大哥曳莽,自立为汗,史称颉利俱利薛沙多弥可汗(这名儿,真特么拗口。)。

图片 3

鉴于拔灼的名号太长,以下就简称其为多弥可汗吧;反正他也就是个龙套,戏份很快就结束了;想来这货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

多弥可汗杀兄自立,意气风发;再加上这货年轻气盛,他爹没敢干的事儿,他干了。

此时李世民正率军远征高丽,多弥可汗决定要摸摸老虎屁股。

公元645年12月,多弥可汗率薛延陀军大举南下,进犯大唐河南之地。

驻守此处的唐军将领,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渭水之盟前进长安吓唬李世民的执失思力;东突厥亡国,这伙计归附大唐,此时已经官至右领军大将军。

图片 4

客观的说,在原先东突厥中还是有很多有能力的将领;比如这位执失思力;只不过这些人比较悲催的是,跟李世民、李靖、李勣这些神一样的对手活在了一个时代,把他们比的很low;事实上,单个儿拎出来,或者换个对手,那情形可以说天翻地覆。

比如这次,眼见薛延陀大军来势凶猛,执失思力第一件事儿先把鸡毛信给李世民发出去了;随后组织军民坚壁清野。等这一切忙完,执失思力开始带着部队跟薛延陀军捉迷藏了;游击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发挥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思力羸形伪退,诱之深入,及夏州之境,整陈以待之。”)。

多弥可汗被溜的团团转,可就是找不到机会跟执失思力决战。一来二去,时间可就拖掉了;换句话说,战机丧失了。

而就在执失思力带着多弥可汗在夏州躲猫猫的时候,李世民派出的援军、左武候中郎将田仁会所部风驰电掣的赶到了西北战区;并且已经跟执失思力联系上了。

图片 5

接下来的事儿就简单了,两军约定出击时间,一左一右突然向薛延陀军发起了猛攻;多弥可汗措手不及,被打的大败亏输。

一招儿得手,田仁会、执失思力岂肯善罢甘休;二将挥师北上踢着薛延陀军的屁股又是一顿暴打;一口气儿追出去600里,直把薛延陀军打回漠北,这才耀武扬威的胜利班师(“薛延陀大败,追奔六百馀里,耀威碛北而还。”)。

莫名其妙的吃了一场败仗,多弥可汗心有不甘;很快,这货又集结人马,再度穿越大漠,卷土重来,兵临夏州(“多弥复发兵寇夏州。”)。

这会儿李世民已经从高丽战场抽身出来了;换句话说,这就意味着唐军中一线战将都能腾出手来了。

征高丽之战打了近一年,李世民考虑到部队疲惫,不利再战;因此面对多弥可汗的犯贱,李世民没有下令立时开战;而是让李道宗、薛万彻等人赶到前线后转入休整,严密监视薛延陀军的动向。

眼见大唐援军源源不断,多弥可汗不敢贸然进兵;不过这货虽说不进兵,可要让他退兵,这货又不情愿,跑了这么远路,空着俩爪回家,想想就兴味索然。有这个执念,多弥可汗索性赖在夏州以北的地面儿上不走了,摆出一副爷就跟你分庭抗礼的架势来。

图片 6

只能说这货年轻啊,不好好儿学历史;他也不想想他爹当年最强盛的时候那跟头是怎么栽的。

见多弥可汗不走,唐军倒也没急着驱赶他;双方相安无事过了一个冬天。

也仅仅就一个冬天;公元646年的春天,万物复苏;经过一个冬季休整的唐军以执失思力、乔师望为箭头,突然向薛延陀军发动了猛烈的打击。

对了,还记得这位乔爷吗?当年,就是他奉命将李世民册封夷男的诏书不远万里送到了薛延陀;今天,官至夏州都督的乔师望却领衔发动了对故人的打击;历史的黑色幽默。

图片 7

唐军这次进攻,让多弥可汗尝到了啥叫重拳打脸;薛延陀军不堪一击,仅被俘的便超过两千人(“夏州都督乔师望、右领军大将军执失思力等击薛延陀,大破之,虏获二千馀人。”)。

惊慌之下,多弥可汗也顾不得其它了;仅带着身边少数亲信抱头鼠窜;将大军统统扔给了唐军。

捷报传回长安;李世民倒也淡定;这种胜仗是意料之中的。不过此时的太宗皇帝已经下定决心,要彻底抹掉薛延陀汗国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准其率部众迁往胜州、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