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雅集更由西安最重要的艺术机构西安美术

图片 1

么艺术中心董事陈展辉

终南雅集的人文意义不再重复多说。各位参与的专家学者已有精辟论述。有一点毋庸置疑,就是对西安当代艺术圈而言,是一次集体亮相,尤其是各个主办机构的真诚合作,更是国内其它城市少见,足见彭公的号召力和终南雅集的包容性。除了首届终南雅集的发起机构思班艺术基金会和樊洲画馆继续鼎力支持外,第二届雅集更由西安最重要的艺术机构西安美术馆主要资助,西安美院也积极参与,还有纺织城艺术区里最活跃的西安么艺术中心和墨朗摄影艺墅参与其中,基本涵盖了近年西安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推动者。

参与嘉宾从人数年龄跨度也超过首届,最年长的四零后贾方舟到最年轻的八零后郑荔,横跨半个世纪的代沟在古老的终南山中显得微不足道。不断有来宾加入也更显雅集的轻松,相聚是目的,没有太多的任务和规矩,但并不意味着没有严肃学术探讨,反而在习以为常的会议室以外的地方更能激发思想的火花。在把盏言笑之间,学者们的才情横溢更令人叹服。貌似的吃喝玩乐、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批评家们的足迹也遍布西安当代艺术最具代表性的地方,包括政府资助企业运营管理的西安美术馆;八大美术院校之一的西安美术学院;纺织城艺术区最活跃、最大的空间西安么艺术中心;接待八方来客的墨朗摄影艺墅;被朱青生誉为天下第一画馆的樊洲画馆和拥有世界著名建筑也是西安唯一的国际艺术家驻地的玉川酒庄。

雅集为期五天,嘉宾参加了严肃的方力钧学术自由谈、与美院师生轻松的座谈会、因芝加哥大学教授蒋奇谷的加入而临时发起的对中国艺术在美国的现状讨论会。参观的展览有方力钧、韩金宝、白夜的个展、樊洲画展、马达思班建筑模型展、美院服装毕业作品会演、美院服饰系毕业生作品展等。有了上届雅集的行为学术先例,这次批评家们又即兴创作了手机装置作品和批评家来了的影像作品。可以算得上有一次内容丰富的雅集艺术周了。

其实依我看来,终南雅集本身就像一场文人的生活秀,同时也是一次由多个行为艺术组成的艺术运动,有点当年毛主席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意思,只不过彭德请的不光是知识青年,还有知识中年,知识壮年,知识老年;上山下乡也不再是吃苦,虽然也流汗、也淋雨、有时也饿肚子,但总的来说是美景、美食、美人、美酒伺候,然而彭公还是暗藏改造的目的,改造的对象也包括他自己。批评家们走出象牙塔,放下面具,远离市场回归原始,吸取大地的精华,养精蓄锐,当重新回到战场,也许批评的力量更加强大。

终南雅集是快乐的。批评家基本上长期从事的是理性的、针锋相对的、较劲的、同时又被要求有创作性的工作,与艺术家斗,与同行斗、与自己斗,与历史斗,努力寻找自己的多重价值,市场的、学术的、道德的,却少有机会面对另一个同样真实的自我,更少有机会用这个同样真实的自我面对别人,雅集恰恰创造了让这批知识分子相聚、相知、相交的机会。

不同于纯粹的休闲放松或者说雅集是个门槛高、知识含量很高的娱乐,相当于古代文人墨戏。从严肃的功利的、刺猬般状态的立场抽离出来,进入到阳光的,感性的,游戏的又是社会当下的另一个现场,体会才思敏捷,机智幽默,自由挥洒的乐趣,这和画家结伴出游写生的乐趣是一样的。因此我们玉川酒庄和思班艺术基金会每年还组织一次为画家准备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乡村写生活动,这也解决了彭公定下的不邀艺术家参加终南雅集的问题。大山大水,大趣大雅之事,当然不能只让批评家独享。

其实很佩服彭公的则学和拒绝的勇气,说到底批评家和艺术家是两种动物、两个群体、两个集团、两个俱乐部。虽然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让两个立场不同的群体关系如此暧昧、如此密不可分,但正如酿酒,也得分白酒、葡萄酒、黄酒、啤酒,不同品种、不同年份的葡萄是可以放在一起发酵的,因为都是葡萄。但不能放白酒,白酒也没听说为了创新口味放葡萄的。彭公大概不是不喜欢艺术家,而是不喜欢当今批评家和艺术家过度亲密的关系,影响批评家的独立性和专业性。彭公不接受艺术家参与的终南雅集,也是彭公一种中国式的批评。

终南和玉川都是地名,彭公起名终南雅集和马清运起名玉川酒庄其实有内在的逻辑,他们都讲究地气、讲究历史。了解古老的价值,也愿意扎根深挖的,到哪都可以雅集,到哪都可以酿酒,但是只有专注一个点,博古通今,才能有所成就,批评家、酿酒师、艺术家、建筑师无一例外。

我不是批评家也不是媒体人、艺术家,参加终南雅集是为了主办者的便利,即使有一天彭公宣布主办者也不能参加,我就申请书童的名额参与。主办终南雅集对我而言,一方面是对彭公作为西安当代艺术的旗帜的敬仰,另一方面也是追随马清运的步伐,在建筑、红酒事业之外的艺术节进行实践并获得灵感的方式,同时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学习、一种修行、一种觉悟。

西安丈八沟

茶熏之法

雅集欤?雅急乎?

终南雅集日知录

拜名士、处死地、啸高峰终南山雅集杂记

叶公好龙

终南雅集随想

最忆是雅集

终南雅集随笔

八月终南雅集,得樊洲神会终南四字,续之而成!

终南雅集有感

终南随笔

樊洲画馆 天下第一

中国当代批评家终南雅集2010综述

99艺术网终南雅集

彭德:行为学术终南雅集

彭德:尘世难逢开口笑终南雅集

彭德:展览要别致终南雅集

坦 然写在终南雅集之后

编辑:陈耀杰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届雅集更由西安最重要的艺术机构西安美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