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很多库丁本身就是这些官员培养的

库兵偷银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进出银库都是要脱光的,而且嘴都要张开,发出哦哦哦的声音,以表示嘴里没有含着银锭。

那么这种局面下,库丁怎么偷出银子呢?你可能已经想到了,用肛门夹带。据说偷银子的库丁都是从小训练,最早在肛门里塞涂了油的鹌鹑蛋,然后换鸡蛋,从一个到几个,据说练的最厉害的可以塞进去七八个,这样的库丁到了库房里,一趟偷个几十两官银一点问题都没有。

实际上,这种手法虽然看似隐蔽,但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库房官员看守库房几十年,银子多少自己心里没有点B数?那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库丁的作案都是团伙性质的,其中的大头都是孝敬给了管理库房的官员,甚至很多库丁本身就是这些官员培养的。

你想想,能够系统性的给这些库丁从小进行训练,那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小势力,而是成组织成规模的集团。这些集团的头头要么跟库房管理官员有关系,要么干脆就是监守自盗,至于整个过程中最辛苦的库丁,他们拿到的都是小头。

偷盗官银是诛九族的罪名,所以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有些官员就是发现了他们的勾当,摄于其淫威,也不敢直说。毕竟,谁会招惹亡命徒呢。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银吃银,这在清朝是一种普遍现象,但奇怪的是,上级明知这种现象却放任不管,这究竟有什么奥秘?图片 1

清朝一共有两大银库,这两个银库截然不同。

一个是国库,由户部执掌,国库的库银属国家所有,必须经过严格审批手续才能开支,任何人不得随意从中支取银两,皇帝也不例外;

另一个是内库,由内务府掌管,内库中的库银归皇帝所有,皇帝可以自由支配。

相比皇帝自己的内库,国库的守备十分森严。

如今各级国库都由武警守卫,而清朝的国库是由专门的库兵守卫。出于对汉人的不信任,这些库兵只用满人,不用汉人,而且世代沿袭,祖祖辈辈只干守国库这一件事。

守国库是件很枯燥单调的事情,而且风险比很大,万一出了安全问题,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但满人对这个职位仍是趋之若鹜,想方设法谋取这个职位,甚至要花很多银两去贿赂管事的官员,希望能得到库兵这个职位。图片 2

满人之所以如此执迷当库兵,是因为这个职位油水很大。

户部为了保证国库安全,要求进出国库的人必须脱掉衣服,一丝不挂,防止有人夹带银两出库,这就像如今一些金银首饰加工厂,对工人的人身检查也十分严格。

可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库兵还是有办法偷银子,他们经过长期训练,把肛门扩张,让直肠适应藏匿硬物,然后把银子塞进肛门和直肠里,偷偷夹带出去,虽然这种“肛门纳银”每次能偷的数量有限,但这可是无本的买卖,而且日积月累,是一笔十分惊人的额度。

宋人笔记小说《鹤林玉露》曾记载一个“水滴石穿”的故事。

话说名臣张乖崖曾为崇阳县令,有一天,他偶然发现麾下一个管钱库的小吏头巾下有一枚钱,张乖崖质问这个小吏,小吏不以为然地说,这是从库房中拿的。图片 3

张乖崖十分生气,下令打小吏的板子,没想到小吏理直气壮,反而质问说:“一枚钱算什么!你就要打我?我看你敢不敢杀我!”

张乖崖更加气愤,挥笔写下判词说:“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写完之后,张乖崖亲自挥剑,把这个小吏当场斩首!

张乖崖能发现小吏“监守自盗”,难道清朝户部会不知道吗?

当然不是,他们不但知道,还一清二楚,但他们不管。

为什么呢?因为库兵只是小蛀虫,他们才是大硕鼠。

康熙晚年时为政十分松弛,导致官场贪污成风,吏治腐败,各级国库是贪污的重灾区,无论户部国库还是地方各级国库,在一个个大硕鼠、小蛀虫的鲸吞蚕食下,亏空极其严重。图片 4

库兵从国库中偷银子,好歹是小偷小摸,但户部各级官员、朝廷高官和满清贵族,对国库可是明目张胆地拿,就连很多皇子阿哥们都和户部官员勾结起来,大发“国库财”。

反正是国家的钱,不拿白不拿,傻子才不拿,胆小鬼才不敢拿。

当大大小小的官员们都从国库发财时,所有人的利益都绑在了一起,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大家彼此心知肚明,谁也不说破,一起闷声发大财。

可以说,凡是知道国库秘密的人,都是从中受益的人,绝不会站出来举报,若谁坏了规矩,那可是一牵连一大批,拔出萝卜带出泥,所以没人会去追究小小的库兵。

在这种官官相护、塌方式的腐败下,国库亏空十分可怕,雍正未继位时就对这些现象十分清楚且深恶痛绝,当他下定决心整治时,经过盘点发现:

户部的国库亏空竟然达到250万两,山东一省的国库亏空也有50万两之巨!图片 5

雍正反腐的决心前所未有,对涉事的达官显贵、王公贵族一概不放过,主管户部的历任尚书、侍郎、郎中、主事等各级官吏,被责令均摊赔偿150万两,历史上闻所未闻。

雍正的十二弟允裪曾主管内务府,被责令对内库亏空负责,被迫将家中贵重财产当街变卖,弥补内库亏空;雍正的十弟允䄉因此事赔偿白银数万两,因为凑不够数,被雍正抄家。

在雍正雷厉风行的整治腐败下,吏治为之一新,各级国库重新变得充实。

但好景不长,雍正死后,乾隆继位,这个败家子很不赞同雍正的严苛,反而仰慕康熙的宽仁,不但自己享乐奢靡,还放松对官员的监督约束,清朝国库很快为之一空。图片 6

所以说,在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帝中,雍正才是对清朝国力强盛最最重要的贡献者,可惜后世只讲“康乾盛世”,完全忽视了这位雄才大略的君主。

我是专注历史文化的狄飞惊,欢迎关注我!

1843年初,大清户部的库兵张诚宝的侄儿想捐个官干干,于是张家人带了1万多两银子到户部,但在过秤的时候,张诚宝故意作弊,只过秤,不收钱,只开了收据,钱原路返还。

但这事儿由于牵扯到户部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利益分配,有人威胁要举报,有人索取封口费,但遭到了张诚宝的拒绝,于是这事儿很快就被捅了出去,由于事关重大,甚至被争到了朝堂上,最后越描越黑,纸再也包不住火,户部多年的黑幕被揭开,道光皇帝大怒,下令彻查。

图片 7

道光皇帝此时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了,几年前的鸦片战争让他耗费了几千万两银子的军费和赔款,黄河的连年水患也耗费了2300万两银子,而大清年收入才4千万两白银,这钱实在不够花,道光皇帝望着列祖列宗,心里真是忧伤的很。

此时作为国本之一的府库竟然出了大问题,皇帝自然明白户部的积弊已经不是几年的问题了,决心彻查到底,他派出由几个大学士、刑部尚书、军机大臣等核心重臣挂帅的调查组进驻户部,

开始了彻查。图片 8

在皇帝的高压之下,调查的效率非常高,很快就查明了,户部账面上的银子是1218万两,但实际库存不足293万两,缺口高达925万两。

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道光皇帝几乎崩溃了,本想着还有1000多万的家底,如今只剩200多万,这日子可怎么过?

对于这些流失掉的银子,几乎没有追回的可能性,过去的几十年里,户部和府库官员先后有几百人,负责银两进出搬运的库兵更是数不胜数,大多数早已不知所踪,这些钱怎么被盗的,怎么流失的,去向如何,几乎就是一笔烂账。

图片 9

即使皇帝再大发雷霆,这些银子还是追不回来,在那个落后的靠骑马传递信息的时代,上哪儿追去?

眼看着这个调查组也追不回银子了,道光一怒之下,下了一道残酷的命令:过去几十年,至少在他当皇帝的这20几年里,凡是经手库银的库兵、查验银两的银匠能找到的全部抓起来,并按比例处斩,他们的家属妻妾子孙全部发配到新疆给兵丁为奴。

为了挽回损失,道光下令:从嘉庆5年到道光23年,这几十年里,凡是担任过库官、查库御史的官员,按照其在任时间计算,每月罚1200两银子,如果已经死了的,家属减半缴付,户部官员也按比例罚缴,而主管库银的大臣也予以罚款,最多的一个大臣被罚了十几万两。

最终,道光帝好歹拿回了几百万两银子,杀了许多库兵,虽然没补全,但也算出了口恶气。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户部就这么悄悄地流失了几百万两白银,显然这里大多数是被人给偷的,通过蚂蚁搬家,积少成多,一步一步造成了巨大的亏空,而能偷的,也就那些负责搬运的库兵了,他们怎么做到的?上头为什么没有惩罚?图片 10

按照户部的规定,不管是酷暑严寒,库兵在进入库房前,必须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依次进入库房,再穿上统一的工作服,工作结束后,在监督官员的注视下,再脱光衣服走出库房,在库房前的大堂上,他们还要接受官员的检查,比如把自己的双手展开,两腿微微蹲下,或者跳跃几下,把嘴巴张开等等,防止他们把银子夹带出去。

最后检查完了,他们才能穿上自己的衣服离开。

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库兵们为了盗银子,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把银子涂上猪油塞入肛门,直接塞入肠道内,一次最多可塞入80两银子,不过这很考验人的忍受能力,搞不好没几年屁股就残废了,很多库兵是孩子接老子的班,为了将来偷银子,从小就要刻苦练习……

而到了冬天,他们也有办法,以喝水的理由带上茶壶,到时候,把银子放入茶壶内,北京城那么冷的冬天,水很快就冻住了,顺便把银子也冻在了水里,出门检查的时候把茶壶往下倒也出不来,就这么蒙混过关了。图片 11

对于库兵们的盗窃,官员们就没有发现吗?

其实每年负责库银的官员都会进行查库,但往往就是一种形式主义,官员们来了,往往就是查查账本,检查一下档案,看一下库房现场,几千几百万两的银子也未必正儿八经去点检、抽检,最后就提出一些工作要求,然后接过库兵们笑纳的红包,就一走了之。

在嘉庆道光年间,每次遇上上头派来的御史来检查,府库官员都会献上3000两银子,而御史的随从都会收到300两银子,在这么丰厚的红包之下,检查就流于形式。图片 12

而整个库房,从库兵到官员,就成了一个贼窝。

清朝户部的国库有三大库,这三大库分别是银库、颜料库、绸缎库。

这三大库房并不仅仅只有它们名字那么简单,除了白银、颜料和绸缎之外,其他诸如黄金、铜、铁、锌各种金属以及各种珍贵中药材等物资,均可以存放进这些重要的库房中。

我觉得不用介绍大家都可以知道哪个库房存放的物资最为珍贵。

在这三个库房中,拥有着重中之重地位的库房就是银库,清朝的银库里存放着堆积如山的白银。
图片 13

在我们这个年代,白银的地位虽然已经没有那么高,但是在那个黄金极为稀缺的年代,白银却是百姓们能接触得到最为珍贵的货币。

清朝户部的银库与我们想象中的不同,清朝户部的银库跟皇帝几乎没什么关系,在名义以及法理上,户部的银库不属于皇帝,而是属于整个朝廷、整个帝国。

因此,皇帝对户部的银库基本上是很难插手的,他们想要用钱,只能从内务府拿钱。
图片 14

成为银库库丁的要求

户部的银库中,除了一些专门管理银库的官员之外,银库一般会雇佣13名工作人员,这13名工作人员在当时被称之为库丁。

在清朝时期,户部挑选库丁一般会有一个最为基本的审核要求。

那就是要求竞选库丁工作的工作人员必须得能拿得起1000两也就是现如今大概74斤左右的白银行走十来步。

然后在走完十来步后,还得能在银库高高的门槛上跳上一步,只有能达到这些要求的人,才能初步的进入到银库中工作。

在当时,银库的库丁们每个月只有九天的时间可以进入银库中搬运白银。
图片 15

而作为清朝少有油水丰厚的工作岗位,户部的库丁自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担任的。

如果他们想要争取到这个工作岗位的话,他们就必须等花费大概6000两左右的白银打点户部的官员,只有这样,他们才有进入银库中工作的机会。

在成为库丁之后,这13个工作人员并不是每天都有工作做的,户部银库每个月只有九天的开放工作时间。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并不是每个人每个月都能有九天进入到银库中工作的,因为户部的银库有一个轮流值班的习惯,所以每个库丁在每个月只有大概4到5天能轮流进入到银库中工作。
图片 16

银库库丁如何在银库中偷运白银

关于这些银库库丁贪墨银库中的白银、捞到油水的细节在历史中是没有记载的,不过虽然历史并没有记载,但是在民间传说中对此却有着一定的推测。

在民间传说中,库丁们贪墨银库中钱财的方法可能有两种,第一种就是身体藏银法。

在第一种说法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使用这种方法的,在当时人们为了能胜任这些工作,他们会如同现如今乞讨集团训练小乞丐一样从小训练出一些库丁出来。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会让这些接受训练的人把鹌鹑蛋塞入自己的五谷轮回之地中。

在习惯了鹌鹑蛋之后,他们会让这些人塞入鸡蛋,塞完鸡蛋之后就塞鹅蛋。

最终在习惯了鹅蛋之后,他们会让这些人塞入十两也就是现在300多克重的铁丸。

在习惯一个铁丸之后,他们会逐渐地让这些人增加铁丸的塞入数,一直到能塞入十个铁丸才算达到基础的标准。

而十个铁丸就是100两,按照清朝每两现如今37.3克计算,他们每人得在自己的身体中塞入3730克,也就是现如今七斤多的铁丸才能达到标准。
图片 17

在这些人被训练出来后,训练他们的人就会花钱帮他们买通户部的官员,把他们送去当银库的库丁。

最终他们能从银库中拿多少钱就得看他们的能耐了,而因为他们是被别人花钱训练出来并送入银库中工作的,所以这些钱自然是不能由他们自己独享的,他们还得分出大头部分给那些控制他们的人。

这就是民间关于库丁在银库中捞油水的第一种获取方法。

除此之外,传说中还有第二种方法,在这第二种方法中库丁们并不是用身体偷偷运出白银的,而是用专门的麻袋偷出这些白银的。

至于这个方法的细节因为我看了半天也实在搞不懂是怎么操作的原因,在这里我们就不细说了。

惩罚以及追查自有上头顶住

而如果要说到为什么清朝朝廷上面的人会任由这些库丁在银库大捞油水,其实原因非常简单。

首先第一层会管到他们的人就是被他们打点了几千两白银放他们进入的人,这些人因为收了钱自然是不会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因此他们不会管这些库丁。

至于朝廷派到银库中监管财务的查库御史以及其他的大臣们,他们则会有其他的人应付。

在清朝的户部中,除了最底层的库丁会手脚不干净之外,那些重要的大臣很多也是不干净的。

他们不会像库丁那样一点点地偷运出白银,他们会凭借着自己的权势大量大量地转移出银库中的白银,那些由皇帝派来监管银库的人就是交由这些大佬打点的。
图片 18

每一个到来的查库御史以及其他监管大臣在来到这里之后,他们都会接受到来自于户部官员的金钱轰炸以及生命威胁。

一般他们都会乖乖收下这些官员奉献给他们的钱财,而如果不接受的话,他们也不会选择把这些事情捅出去,因为这些户部官员背后隐藏的势力实在太过于恐怖了,他们还得为自己的身家性命着想。

道光年间的骆秉章就是这些人中不贪墨但是又不敢说出来,最终因为清廉被道光皇帝提拔的。

于是在上头有人顶着的时候,这些库丁们自然就不会遭受到阻碍以及惩罚了。

银库中七成白银的丢失

在嘉庆年间以及道光年间的时候,这些现象是最为普遍的,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道光二十三年的时候,事情终究还是暴露了。

在道光二十三年,银库的库丁们因为分配不均捅出了一个大娄子,最终导致这些一直被他们极力掩盖着的黑暗真相暴露了出来,闹到了道光皇帝那里。

道光皇帝在得知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后,他就派出了刑部尚书去查这件事情。

在刑部尚书细细查处之后,被发现的就不止库丁们大捞油水的真相了,接下来刑部尚书向道光皇帝呈上了一份使道光皇帝暴跳如雷的结果。
图片 19

在户部银库的账本中,银库中原本是该存放12182116两白银的。

但是在刑部尚书查过之后,银库中却只剩下了2929354两白银。

要知道,这丢失的900多万两白银可是整个银库库存的70%份额,面对这份令人震骇的调查结果,道光皇帝怎么可能不震怒?

雷霆之后乌云再度笼罩

于是接下来道光皇帝就派出了以军机大臣、户部尚书、兵部尚书、工部尚书以及宗室大佬等人为首的调查组对此事开始进行了调查。

经过层层的调查之后,不仅是银库的库丁,户部的大量官员以及曾经在嘉庆年间到道光年间被派到银库监管的官员都被揪了出来。

他们很多人都遭受到了来自于道光皇帝的严厉惩罚,而他们中如果有人在被查出来时已经去世的话,那他们中饱私囊的钱财将由他们的后代担当偿还。

原本道光皇帝是想把其他介入进来的、但介入不深的官员也处置一番的。

但这其中涉及到的官员实在太多太多,他们在朝廷中的势力也实在太过于根深蒂固的原因,所以道光皇帝为了防止把他们全部铲除会动荡到朝廷局势,就只处置了一些深涉其中的人物。
图片 20

其他关系不大的人,最后则被道光皇帝放过了。

这件事情对道光皇帝的影响很大,从此之后,他开始在朝廷各个部门推广起了自己节俭的理念。

不过在他到处节俭的时候,他却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他并没有从根源上去改变这件事情。

在银库看管并没有进行太多改变的情况下,银库的传统又继续延续了下去,一直重复如此,历史总是那么的相似。

所以说这就是清朝银库库丁之所以没接受到惩罚的原因,在那层层盘绕的利益包庇中,只要上头的大臣不出事,那他们就没有什么事,我觉得那些库丁在这些事情中只扮演了一个很小的角色,他们只涉及到了下层最细微的一点白银流失,其他更多的白银流失,不可能是由这些小库丁们完成的,而是由那些位高权重的大臣们通过各种手段给捞掉的。

美洲有个加拿大,清朝有个大家拿,不拿白不拿,谁管谁傻瓜!

为什么清朝的库兵从银库偷银子,主管官员从来都不管?

历史知事认为,主要原因有五点:

1,凭本事偷东西,凭什么要被抓?

整个清朝,所有进出银库的库兵,都是脱光了才能进入银库和银子接触,这无疑加大了在银库里偷银子的难度。 图片 21

为了脱光了也能带出来银子,出现了一些专门做库兵的人群。这些人从小就联系如何用“谷道”携带东西,一开始是鹌鹑蛋,再大一点就用鸡蛋,经过长达十几年的训练,这些孩子一次能带出上百辆的银子。进出库门时,你随便检查,根本查不到,嘴巴里,耳朵里,全都是干干净净。你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库兵一出门就会上厕所,然后银子就到手了。

但是,毕竟谷道是用来输送排泄物的,不是用来当钱包的。这些库兵虽然当几年差就发一笔大财,可是身体上的损害是不可逆的。年老之后,往往会有各种肛瘘、便秘等疾病,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很有可能造成英年早逝。图片 22

不管怎么样,银库查的太严了,如果走路太快一不小心掉出一块银子,可能丢掉的不是一块银子,而是好几条人命。

周星驰的某部电影中,有个死刑犯直接送自己谷道里拿出一只完整的烤鸡,用来贿赂刽子手,那是我看到的最夸张最恶心的谷道当钱包的例子了。

看电视机《神探狄仁杰》,神奇的元芳总是关键时刻从屁股后面拿出一把大刀,然后和敌人拼杀,这也是很厉害的。图片 23

2,上上下下都打点好了,还要被抓吗?

库兵偷银子,这样历史悠久形成产业链的事情,你以为主管部门不知道吗?他们当然知道!可是他们不能查。

遇上很较真的官员,死活都要查国库亏空问题,好吧,你也要和库兵一样脱得光光一丝不挂进去查点。我们最有名的曾国藩老爷子就做过这种羞羞的事情。图片 24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国库的亏空永远都是一笔糊涂账。库兵只是用自己的谷道携带银子,能拿到的银子极其有限,一旦重大制度出现问题,那才是最可怕的。道光年间,国库1200万的白银,被偷得只剩下了不到300万两。后来道光杀得人头滚滚,也没有遏制住库银的大量丢失。

库兵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当得上的,经过长期训练后,还需要专人为你打通上层路线,贿赂户部主管官员,才能进入库兵队伍。关键是这些白银搬运工,没有工资,全靠谷道里那点东西过活。当然搬出来的银子,还要定期给自己的上线进行“上供”,才能保住这份工作。图片 25

就是说,库兵是给户部领导交了保护费的,从道义的角度来说,户部的那些大老虎们,有责任保护这些小苍蝇。如果你要摁倒库兵搜谷道,恐怕你的领导先要开了你!

3,你以为库兵能拿多少银子,这些人才死最可怕的蛀虫!

库兵偷银子,永远都是小数目,西方列强们来抢银子那叫一个快!图片 26

英国人最笨,老老实实卖鸦片,直到卖的清朝出现银慌,才引起了道光皇帝的重视。英国人眼见鸦片被烧,断了财路,就派兵远涉重洋来开战。一场恶战下来,总共赔了2100万两白银。这里面有一部分是战争军费,一部分是之前答应的广州赎城费,还有一部分是被毁鸦片的货款。英国人,本着欠多少钱还多少债,真是最实诚的侵略者。

美国人就精明多了,为了获得经商的权力,美国人拿着国书找巡抚和总督“我们要见清朝皇帝,安排一下!”清朝的皇帝那是随便能见的?有什么条件答应了就是!英国人数万军队的远征,和美国人求见皇帝的要求,起到了一样的效果。图片 27

日本人最狠,他要钱的时候,从不考虑你该给我多少,而是直接问,你有多少,全部拿来!甲午战争中,日本人通过窃听清朝电报,得知李鸿章签约的底线是台湾岛和2亿两,就按这个来!搞价的余地都没有。庚子年更可怕,日本人进北京后直奔户部,当初库兵们用谷道一点一点拿的地方,直接开进来马车,一车一车往外拉。

俄国人虽然很,但是又回头钱啊!俄国人一直是李鸿章的好朋友,但也就是这好朋友最后把李鸿章气死了。1896年,中俄签订了《中俄密约》相约共同抵御日本,这期间,李鸿章收了200万卢布的贿赂。当李鸿章正为他以夷制夷的外交手段沾沾自喜时,发现沙俄强占东三省不还,辛丑条约签订完气的吐血而死。图片 28

清朝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朝代,也是最容易被大家误解的一个朝代。由于各种明间传说、稗官野史和影视剧的影响,使得不少问题都已真假难辨。

比如问题中提到的这个现象,称明知库兵从银库里拿银子,却并不抓获,显然就是一种误解,不过是一些网络写手根据野史传说演绎而来的。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明知有人从银库里偷银子,却不检举捉拿,岂不是找死么?

图片 29

其实,历朝历代对国库的监管都十分严格,即便是在晚清,国家对于银库也是尤为重视。根据清廷规定,各地的赋税运往银库后,会经过十分严格的监管,而且会责任到人,包括差役在内也根本无法从中获利。

以户部银库为例,掌库官为“郎中”,负责银库的出纳,在郎中以下,还会分设有员外郎、司库各2-3人,再往下还有6-8名笔帖式,另有库大使6-12人、验匠1-2人、库丁20-40人以及供差遣的役夫若干。

图片 30

以上人员中,都有各自负责的事务,如果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将会责任到人,上级也会受到牵连。所以,虽然这些人守着银库,却也不敢,也没有机会从银库中拿银子。

银库分为内库和外库,每日都会安排司库及以上官员进行值班,并且会有十名护军在库门外巡逻。在值班期间,整个库门都是被封闭的,根本不能进出。

如果在收兑、出纳期间,还会增加护军人数,由官兵在库门外严加守卫,根本不容任何闲杂人等出入,甚至连围观都不允许,为的就是保障银库的绝对安全。

图片 31

值得注意的是,问题中说有库兵偷拿库银,这是同事实相违背的。因为在银库中,真正负责搬运银两的是库丁,而非库兵。在整个银库体系中,库兵是守卫人员,责任在于保障银库安全、防止有人偷拿夹带。

另外,有人说库丁杂役们会将散碎库银塞入体内,偷偷拿出。其实,这也是难以做到的。因为,这类伎俩早就是被历朝历代所识破了,无论是库丁还是杂役,在他们出入银库时,不仅要接受检查,还需更衣入库。

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有银库中很少放置散碎银两,而是会统一熔铸成金锭、银锭,而且这些金锭、银锭也会被包好,统一存放。库丁、杂役又怎么可能做到将大块的银锭分割,亦或是将其直接塞入下体呢?

图片 32

当然,终有清一代,不能说没有私拿的情况发生,但这种情况是极为少见的。一方面,相关人员几乎难以统一口径,达成一致,自然难以躲过层层检查,成功携带出去;另一方面,一旦被查出,便会定义重罪,轻则丢官被贬,重则举家遭殃。

其他人已经回答了这个现象,那么来说说清朝确实另一种奇怪的现象。这可是前朝难以比拟的。

“中间商赚差价”

唐实行两税制之后,就缴税就只收钱了。既然都是用钱的方式来缴税,老百姓在交碎银子之后,地方政府把其熔铸之后上交国库。这中间是有损耗的,不过实际上的损耗很微小,地方政府报的损耗当然远远超过实际损耗。官员就向老百姓收取这“差价”,这样赚来的钱称为“火耗”,这个“火耗”再按照官员等级一层层分成。

这种“中间商赚差价”方式明末就有了,清朝建立之初的时候是严令禁止的,但是到了康熙初年就禁不住了,因为清朝把明朝的薪资制度也一并搬运了过来。所以康熙在谕旨中也说过,若是止取一分火耗,那么便是好官。这是明显的是在放纵。
图片 33

法定可以赚差价

毕竟这种做法也是私下的,算是一种违法的行为,到了雍正时期就把其合法化了,火耗归公。然后再按照官员等级来发放养廉银,多的可以有两万两。但是正因为这么丰厚的待遇,使得这些官员更加贪得无厌,到雍正后期,吏治比康熙后期更加腐败。到了乾隆时期更是有一个闻名天下的和珅出来。
图片 34


说清朝的皇帝不勤政,那是假的,但是清朝的吏治腐败却是历史上的一个典型之一。皇帝这么勤政,但是吏治却是这么的腐败,确实是一个蛮奇特的现象。

我是历史伶俜者,你来问我来答

在清朝有一种官兵叫做库兵,是专门负责搬运银两和看守银库的,这些人每次在进银库钱都要脱衣便服,穿上那种没有口袋且暴露的衣服,并且还会有专门的人员来给他们搜身,以保证他们不会从银库里偷取银两,但银库里的银子还是不断的减少,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图片 35

库兵可是个肥差,每天只是负责搬运搬运银库里的银子就可以了,顺带还能顺手偷偷的“拿”出来一些,库兵每次进去之前都要换上特定的服装,以保证他不会偷偷的带出来,那么到底是怎么带出来的呢?可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体外不让偷那我就偷偷的放到体内,我们先来看一下银锭的形状

图片 36

银库里的银子大致分为三类:宝银、中锭、小锭,是作为库存银来放的,那么这些库兵偷的就是这种银锭,这些银锭会被库兵藏到体内再慢慢的带出去,藏到哪儿呢?银锭银锭当然是藏到腚里面去了,库兵在第一次之前会做一些“扩展运动” 以保证可以适应其的尺寸,然后在将银锭偷偷的塞进里面,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出来了,随着下面的越来越大,塞的尺寸和数量也是越来越多,于是这么隐蔽的做法也是他们不被抓的一个原因。
图片 37

另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官、兵”勾结,清朝的银库里每年会少很多的银两,那么这些都是库兵偷偷带出去的吗?不是的,更多的是被上面的大臣给贪走了,他们会利用自己的职务然后将其偷偷的运出来,然后在给库兵们一点儿小头让他们闭上自己的眼睛,上下一通气,最上面的也就看不到了,就算是被查出来了,也是会有库兵顶缸的,所以一般没有大规模的清剿活动。

我是历史伶俜者,欢迎评论、点赞

在清朝有两大库,一是内务府,供皇帝一切开销,二是户部,也就是国库,之下设银库、缎匹库、颜料库三库。每年从各地收上来的银子就放在银库。

图片 38
银库由银库郎中主管库务,一任三年,这是肥缺,最廉洁的郎中干满三年,也能搞到十万雪花银,贪婪者至少是两倍及以上。

之下又是司库书役等人,上行下效,这些差事也是肥差。这些人可正经了,可不会偷银两,不仅不偷,还严以律人,常考勤,常查人,按规章制度办事。

表面工作是要做的。库兵上下班,必须赤身裸体经过一个大堂,接受检查,两腿微蹲,向前伸直两臂膀,张开嘴,说:“啊……”

库兵是个热门职位,三年换一次,每次四十个人,不是谁就能当库兵的,交了银子才可以,差不多七八千两吧。

钱是这么多,但三年干下来会赚至少三万,提前投资,有丰厚回报,银子来自银库。是通过自个的肛门所夹带出来的,每次差不多能有六七十两。

图片 39
当然了,孝敬钱不少不了的。但比较起前面那些正经人,也就不多,很少。前面那些人动辄几百上千,甚至几十万。

银库的账是笔糊涂账,算不清,理不明白,上下沆瀣一气,内部可团结了。

嘉庆时期,查银库多次,也没出个什么问题,只要御史一来,标配三千两奉上,就连御史的随从也能得到三百两花花。

也有人举报,举报了就依照对方具体情况给银子,得了银子,也不了了之。也有御史不甘于现状,那从身边人着手,比如周春祺,他想向道光皇帝陈述弊端,但他的姻亲,曾做过户部尚书的汤金钊劝阻他,“勿因个人前途而兴起这般大难,一旦爆发,必牵扯几百家人。”

说白了,只要银库内部不破,外部再大的力量是攻不破碉堡的。

这不,道光年间就爆发了银库大案件,皇帝亲自过问,迅速真相大白,银库银两从一千二百多两减少到三百万两左右。银库亏空了九百多万两。

道光态度明确,坚决严肃处理,最后由于牵扯到的人太多,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留任察看,追交赃银,就算去世了,他的儿子也要赔补。

这次事件缘起于分赃不均……于是,闹起来了,闹到了皇帝那里。

图片 40
事后,道光弱弱一问,谁没受过标配银子?御史之中,只有骆秉章。

骆秉章是没贪,但不敢说。

之后,骆秉章官运亨通。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牵一发而动全身”,偷盗库银的背后,牵涉到了整个官场的腐败问题。

库兵偷库银,不是一种个人行为,而是一个有组织,有计划的集体性行为。库兵只不过是最后的执行者,说白了他们就是被人当枪使的角色。

清朝的银库,归户部管辖。因为银库属于国库,皇帝们如果不是特意去银库查看的话,光看账本的话其实是很难发现银库里面的具体情况,这就为管理库银的官员们提供了可乘之机。
图片 41

对于级别比较高的官员,他们想要把银库里面的库银变成自己口袋里面的银子,是不用亲自去银库里面偷偷摸摸拿,早在银子入库之前就已经被他们动了手脚,很大一部分已经流入了他们的口袋。在清朝时期,银库的主管(银库郎中)在一个任期内可以轻松贪墨数十万两白银。当然,这些白银不会全部落入他自己的手中,他也会上下打点,以谋求更好的升官发财。
图片 42

真正想要从银库中偷盗库银的,其实是那些比较低级的库吏们。这些库吏不能像银库郎中们一样可以在银子入库之前就私包中囊,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独特的手段。

银库中出入库的银子需要人搬,这些搬运的人被称之为库兵(库丁),他们属于直接能接触银子的人,自然能找到机会盗取一点银子出来。可以说,库兵是一个肥差,很多人都想干这份工作。不过,想要获得这份工作可不容易,不拿个六七千两银子去贿赂管事的人根本进不了 。
图片 43

普通人家没有这么多钱去贿赂,但是那些低级库吏们还是可以想办法把自己的人安排去当库兵。

这些安排进去当库兵的人,都要经过严格训练之后才能上岗。究竟是什么训练呢?其实就是训练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库银偷出来。

按照清朝的制度,库兵在银库中工作时,要脱光光,这主要也是为了防止他们偷库银。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库兵们早在上岗之前就练出一门绝活,那就是利用肛门藏银子。据说,把这门绝活练到极致,肛门里一次性可以藏好几斤银子。

利用这种方法,库兵们即便是赤身裸体,也能把银子带出来,然后大家一起分赃。

清朝时期库银被挪用、偷盗属于常见的现象。比如说道光时期,账面上记载的库银存量1218万两,但是实际存量却只有292万两,还有926万两银子不见踪影。

这些银子哪去了?自然是进了银库各级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的口袋中。

面对这种情况,道光也很生气,准备彻底查一查。可是一查问题就出来了,朝中大大小小官员,基本都在这里面分了一杯羹。道光也只能惩戒一下银库的各级管理者,对于其他牵连的官员就此作罢。

这里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故事,道光时期有一个人清官叫做骆秉章,层经做过银库的管理。因为骆秉章为官清廉,不接受贿赂,导致银库各级官员收益大幅度降低。
图片 44

这些大小官员一合计,决定替骆秉章上下打点,好让骆秉章尽快高升,这样他们好继续对库银动手。果然,骆秉章一调离,他们又开始大肆挪用库银。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甚至很多库丁本身就是这些官员培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