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后崇祯皇帝肃清朝野、赈济灾民

崇祯本来就是尧舜。事实上要不是崇祯以尧舜的标准要求自己,大明还不至于瞎的那么快。

这证明天启皇帝虽然爱做木工活,但是眼睛还不瞎,判断力是在的。

比如:

崇祯一上任,就直接灭掉了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

同时,接受了袁崇焕“五年平辽”大计。

此后崇祯皇帝肃清朝野、赈济灾民,如果不是明末地球来了一场小冰河期,粮食无收,整体看起来,崇祯就是励精图治的一个典范。

但是:

除了皇帝身份外,崇祯还是个杀手。

崇祯刚上任的时候,就把内阁换了个遍,十七年里,礼部尚书换了13个、兵部尚书换了14个、刑部尚书换了177个,工部尚书换了11个,还有50个大学士。讲真,看红楼梦都没这么费劲的关系。

此外,明朝虽然对读书人不好,官员地位低,但是真说杀掉高官的数量,崇祯稳压前任明朝皇帝。

说到底,崇祯是尧舜有个卵用,周文王没有姜子牙也寸步难行的。对崇祯来说,频繁的换人导致官员们人浮于事,保命是第一要务。以至于比如在宋朝,官员是可以直接怼皇帝的,但到了崇祯一朝,官员瞎怼,真的要被砍死的。

所以此后,明朝的大臣彻底不配合崇祯,生生把崇祯逼成了一个昏君。

换句话说,就算你是兵神再世,给你一堆玩具兵,也没法打仗啊!

图片 1

这是大明王朝最后两班老板在办交接的时候一句比较著名的话。木匠皇帝天启在临终的时候传位给了信王朱由检,也就是大明的最后一班皇帝崇祯帝说的一句话:“吾帝当为为尧舜”。当时信王朱由检推辞了三次才“勉强”接受,信王接受帝位的时候应该是诚惶诚恐的,大明的帝国王朝风雨飘摇,九千岁魏忠贤完全把持朝政,东林党又在下面搅成一锅粥。

图片 2

但信王朱由检又不得不接受,因为天启帝没有子嗣,他爹生了四个儿子,传位给天启的时候,死了两个,就剩天启和信王哥俩了。你说,这临终了,皇帝这个位置能传给谁?再怎么也只有穿给老朱家的人啊,于是信王朱由检就成了唯一的选择了。这传谁算是定了,怎么传呢?总不能说哥哥我要崩了,弟弟你来当皇帝吧,这不太好,毕竟不怎么吉利啊,再说天启帝死的时候才23岁,皇家说话都很委婉,我算是禅位给你的。

据史料记载,天启帝的张皇后一直支持传位给信王朱由检,毕竟暗中是出了力的,她毕竟是辅国公的张玉的后代,张皇后的爹也是辅国公,这个爵位是世袭的。辅国公在大明的势力是魏忠贤惹不起的,天启躺床上第一次召见信王就说的这句话,说明天启帝是想得很明白透彻了,自己的确不行了,赶紧的安排后事。谁料想信王玩起了推让三次的把戏,直到最后天启帝第三次下诏书传位信王,信王朱由检才接受。

图片 3

我们从天启帝说的这句话来看,大概可以看出几个问题来:

1、天启帝并非历史上说的那样是个只知道做木匠的农民工皇帝,能说吾帝当为尧舜的话,说明他心里是清楚当前的大明局势的,非要有一个贤明如尧舜的皇帝出来才能解决当前的帝国危机了。

2、这句话也饱含了天启对信王朱由检的期望和对大明王朝未来的美好愿望。可能后来觉得这是客套话或者帝王话术,我个人觉得在那个时候,天启帝是真诚而且清醒的。

3、天启帝对信王的遗言里还有一句说魏忠贤的,忠贞可计大事。结合吾帝当为尧舜来看,天启帝绝对算得上是聪明绝顶的皇帝,只是他把这点聪明全用在了搞业余爱好上了。他从本质上来看清楚了大明未来可以倚重,甚至给信王在政治上指明了方向,就是依靠魏忠贤继续把持朝政,用尧舜之道休养生息,给大明留几年缓冲的时间。可惜,信王只听了那句吾当为尧舜。

图片 4

崇祯上位后,的确想做尧舜,却用力过猛,又不听哥哥的嘱托倚重魏忠贤,直接瓦解了宦官集团,导致东林党全面保持朝政,让大明这个摊子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直到崇祯去煤山上吊前命人重新收敛了魏忠贤的骸骨入殓,才明白哥哥天启的用意:用尧舜之道治理天下事,用忠贤之术平衡朝政事。

我们先来看一下熹宗皇帝朱由校的身世。

熹宗朱由校,明朝第十五位皇帝,也是历史上著名的多才多艺的皇帝。他是一个天才木匠,在他以前的床看起又笨重又难看,朱由校很不满意,决意改进造床工艺。他亲自设计,亲手裁量定样,最后做出一张床板可以折叠、移动起来非常方便的床,床上雕龙画凤,各种图案花纹精美绝伦,见者无不惊叹。据说他还发明了最早的雪橇。熹宗做木匠活时非常投入,聚精会神、废寝忘食的工作精神直到今天都值得你我学习。

图片 5

朱由校的父亲就是明光宗朱常洛。光宗的一生是充满憋屈的一生,是胆战心惊、窝窝囊囊的一生。好不容易熬到自己当上皇帝、翻身做主的时候,却仅在位一个月便撒手而去。

光宗的父亲就是明神宗朱翊钧。神宗少年风流,临幸宫女王氏生下长子光宗朱常洛,因此光宗极不受神宗待见。神宗宠爱郑贵妃,对郑贵妃的儿子朱常洵心有所属。神宗久久不立太子招致朝中大臣的不满,奏折像雪片一样飞向神宗,这场皇储之争旷日持久。为平息争议,神宗不得已立长子常洛为太子,封常洵为福王。然而仗着神宗的宠爱,郑贵妃和福王并不死心,随时等待机会翻身。光宗虽为太子,地位却并不稳定,不仅待遇远不及福王,就连人身安全都不能得到保障。于是明末三大奇案或发生在光宗身上,或与其有关。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缘由始末、来龙去脉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明朝已经乱象丛生、气数将尽了。

图片 6

(定陵出土的万历皇帝金丝翼善冠)

就是在这样一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环境里,熹宗出生了。有一个不受待见的父亲,熹宗这个孙子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儿去。熹宗十几岁了还没有入学读书,光宗又死的早,熹宗的文化水平很成问题,加上熹宗满脑子的艺术细胞,哪里还有心思治国理政。于是一个既听话又能干还会来事的大太监便走上前台,逐渐掌握了帝国大权。

魏忠贤,河北肃宁人。本是街头一个无赖,迷恋酒色,嗜赌如命。有一次,魏忠贤又从赌场大败而归,愤懑懊恼之余,一咬牙一狠心,自己把自己那坨东西给割了,谁知从此竟走上了人生的巅峰。熹宗文化水平不高,对政事实在不怎么感兴趣,唯有做起木匠活来,熹宗才感受到人生的乐趣,并且乐此不疲。魏忠贤利用熹宗倦政,勾搭上熹宗乳母客氏,取得了皇帝的绝对信任,逐渐大权独揽,专擅朝政,以至于天下人只知道九千岁,不知道有皇帝。掌握大权后,魏忠贤诛除异己,疯狂迫害不合作者。朝中上至公卿宰相下至屁民百姓无不俯首叩拜九千岁。熹宗张皇后是唯一敢对魏忠贤说不的人,几次三番劝熹宗远离魏忠贤。魏忠贤恨的咬牙切齿,决定干掉张皇后。这时,他的亲信王体乾说了一句话,吓得魏忠贤魂飞魄散,再也不敢打张皇后主意。

“主上凡事愦愦,独于夫妇兄弟间不薄,一朝不慎,吾辈无遗类矣”。

意思是说,你别看皇上昏庸糊涂恁事不管,唯有对自己的老婆兄弟亲的不行,你敢动他的家人试试,我们恐怕要死无葬身之地了。这也表明,魏忠贤权势再熏天,离开高度集中的皇权,他什么也不是。

如果生在普通家庭,熹宗会是一个出色的木匠,一个优秀的好儿子,一个模范的好丈夫,一个称职的好哥哥。但是他生在帝王家,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熹宗其实只是个单纯的青年,他对自己的家人充满了温情。当他自知时日无多时,对家人的眷恋,对亲人的不舍一定是真真切切的。熹宗叫来弟弟:“来,吾弟当为尧舜”。他自己没有做好皇帝,对自己的弟弟还是寄予厚望的,并且要弟弟善待张皇后,颇有情意。

图片 7

(思宗遇难处)

看了《绣春刀——修罗战场》时听到这句台词,印象深刻。当时以为编剧厉害,没想到真的是天启皇帝说的,就凭说得出这句话,就可判定水平不浅!

因为朱由检,也就是崇祯皇帝从小就聪明,有一股圣君范,所以朱由校怀揣着美好的愿望,就说下这句话了

大概木匠看出来由检兄弟能力平平,收拾大明那个烂摊子够呛,他的意思是。。。让朱由检学尧舜之禅让,不行就早点让贤。可惜,崇祯帝没听懂木匠的意思

大明是你的啦

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即使熹宗开蒙较迟,天性贪玩,神宗光宗疏于教养,总归是有饱学之士日讲经筵。不可能如后代记载至蒙至昧之童

哦……当不了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此后崇祯皇帝肃清朝野、赈济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