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的中国山水画创作让高欣从中探索出了颇具

“一篇优秀的文学作品是作者在诉说自己的内心世界;一个出色的作家,他的文章一定朴实无华,就像一杯白开水,这就是返朴归真;一位大智慧者,除了知识结构和阅历与众不同外,在平民观众眼中,与愚蠢之人毫无差异,这就是大智若愚;艺术家和作家一样,作品的背后是人生……”对于自己的从艺道路,高欣如是说。

初见高欣,他给人的印象是温文尔雅,颇具文人风度,秉性耿直、外柔内刚、谦和朴诚集于一身,从其人品略知画品。他勤奋好学不善张扬。自幼学画,在艺术的海洋里已飘荡了多年。长期以来,为提高传统中国画写意能力和西画写实造型能力,他孜孜不倦艰辛求索,前者他临摹了大量古人的画作,以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后者他多次走出去写生采风,从大自然中汲取营养。在二十多年的创作中,他清醒地认识到:必须在维护和保持讲究笔墨语言的传统画中既保持高雅格调与情趣,还要开拓它的创作题材,丰富其表现能力。

遍访山河 探幽自然的情韵

高欣的山水画创作,是有感于传统理念和大自然赋予的灵性,是心灵深处对大自然的感悟。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时常被祖国大地上各区气候、文化分明的景色而感动,被苍苍莽莽、绵亘逶迤的千里林海、万里山川所陶醉。高欣从小就对书画产生浓厚兴趣,并一直用干练的笔墨执着地如痴如醉地描绘自己所见、所想、所感。

多年的中国山水画创作让高欣从中探索出了颇具个性的技法。画面构图上,他采用传统的近大远小、近实远虚的方法,力求整个画面丰富、自然、统一。笔墨技法上,浓、淡、干、湿、焦并用,中锋、侧锋同施。因物象而异、因势而异。还有用水色相融破墨、破色,从分染到统染层层尽染。从而生动地描绘出祖国雄伟山河的秀美景观,进而表现人与自然环境完美和谐。

对于水,在描绘手法方面,高欣用花青加适量墨为主色调,以笔的中、短、侧锋的虚真参差变化,辅以点的方式一层一层点染,在笔墨的浓淡、虚实处理中营造水的动势,进而表现出水的涟涌之感。对于山,主要以绘线为主,将长短、粗细的笔触交错并用。在线条不足以表现画面神韵的地方适当加用皴擦的笔法,以凸出其山体的显要部分,再以淡墨或色彩渲染,使其明朗协调,进而显现出山体的丰富变化。这种运用线的造型加皴擦、点染加墨的变化的方法,更丰富了笔墨表现手段,是建立在传统之上,取之于自然物象的综合笔法,也算是高欣绘画上的独特语言吧。

墨需要笔来施用,笔又需要墨来充实,色要随物象而发挥作用,方可达到表现理想个性的效果,才能在墨色的微妙变化中传达出大自然的情韵。

走进生活 走近心灵的萌动处

艺术来源于生活,只有走进生活,以造化为师,向生活索取素材,才能产生好的作品。古城民居这一创作题材便是高欣在生活中细心品味出的。

在对古城民居一见倾心之后,高欣付出了好几年时间创作了《岁月留痕——老屋》系列。在这一系列画作中,他避开时风流式,坚持具体的描绘和严谨的造境方式,在作品中不入浮泛的、概念的房屋形象,而悉心刻画出种种如写生所得,又显然经过艺术“酿化”处理的景观。通过观察、积累和提纯,根据对客观存在的实体的“熔炼”,高欣笔下的民居、河流、树木、云等都历经蜕化。在有意识的和潜意识的夸张、强化下,它们呈现出了自然进化中涌动不息的生命力。在这些生命力的带动下,高欣吸收了现代民间绘画构图丰满的风格,在布局密集的图式中恰当地营造出虚实空间,从而使画面呈现出现代形式感。画幅上沉淀而凝重的色彩,加上那些似云非云、似烟非烟的虚白,使实景溶入朦胧或微茫的氛围,山水民居如沉浸在慢缓、低沉的呼吸声中,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与想象空间。它们是一方可供驻停的小千世界,又是一个唯精神可接近的大千世界。

在我看来,艺术是可以居住的。那意境的悠长绵远,使我们魂不守舍地脱离了尘世的芜杂喧闹,让心灵驻进那个已经遥远的世界,在世界的另一边,懂得的人会心一笑,我们返身于赖以栖居的大地。高欣的画,不仅笔墨浓厚,且对笔下描绘之物进行层层 染。无至之处皆成妙意,形态感、神态感、韵味感极强,充分显示出他对阴阳变化的深厚掌握功力。

返朴归真 心灵与自然的对话

“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李可染的座右铭也是高欣一直坚持的座右铭。高欣的创作灵感主要来源于心灵所受之震撼。一次在于山与榕树的邂逅,深深地打动了高欣的心,让他从此对榕树根产生了刻苦铭心的依恋。一次次心灵的碰撞让高欣萌发《岁月留痕——榕根》系列的创作。

喜欢榕树的人不计其数,称颂榕树精神的人也不少,而生活中却很少有人能够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对榕树精神的崇敬与热爱。高欣就用他独特的绘画语言诠释了他对榕树精神的深层理解。“榕树的根系发达,生命力极其顽强,任何事务都无法阻挡它根系依附着障碍物的形状延伸,这是我最欣赏的地方,所以我的作品多数以体现根系特色为主。”谈到以榕树根为题材作画,高欣感慨地说,“其实这里蕴含着中华民族奋发图强、坚忍不拔的精神。你可以从根上看到勤劳人民的纯朴、博大的胸襟。‘根’还代表了泱泱中华悠久文化的根源,深深扎在中国人的心里,它更象征着两岸同胞根深蒂固的同源血脉,难以割舍。”

从高欣阐述中我了解到,以福州市内榕树根做为艺术创作题材,难度确实较大,盘根错节的树根和长长的榕须形状独特,总给人以联想和美感。但为了艺术地表现古榕的风姿,有时竟为采集一个画面而跑了十几次。一是观察光照的时间位置,二是寻找取景的最佳角度,三是想办法如何运用树根周围的各种障碍物。如果这样还达不到采景目的,就在白天确定取景角度待夜幕降临后采用人工布光的方法进行夜间采景。这种方法既不受采景时间的限制,又可以让树在夜幕下显现出静谧的美,更有利于传达作者内心的思想。

以榕城的榕树根做专题来创作,完全是出自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绘画的一种激情。走进自然、触摸其肌肤、倾听其声息、表达内心对大自然的情感,是高欣创作的主要目的。

艺术创作之路 人生实践之路

透过高欣的作品可以看到人品境界,作画的最高境界是有感人魂魄的魅力,能撩拨观者的心境。这就是技巧之外的东西——境界。境界是画家的人格力量的展现,是对自然的深入理解,通过画面上表达出来的感人气质,气势。写意非抽象,非具体,而是意象。意是主客观相结合的情景交融。写是书画同源中线条的生命力。如果人们在欣赏作品中既看到事物本身固有的形象,同时又不知不觉潜意识地感受到画家的思想情操,激情的感染产生共鸣,从中获得享受,快慰或鼓舞,从而产生一系列的联想和启迪。这就是画中之情成功地得以传达。精神境界是画家创作的根本。是作者人品,学识,修养,精神境界的全面体现。画格为人格的投影。艺术价值说到底就是人的精神价值。石鲁说:“中国画能体现的不仅是生活客观,而且是生活着的人以及画家本人和他同时代的非常重要的思想觉悟与感性”。高欣为适应新时代的审美需要,给自己提出更高的价值目标。他把绘画创作在艺术中转变为自我表现——人的精神,情感。对人生世界,民族与时代精神的感悟,要求它独特的表达出与众不同的生命感受,并把这种感受升华到精神文化的层次。豪情蕴育心音的长啸,肺腑的呼声。与作画相比做人是更重要的根本。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艺只不过是据德依仁之余事。因此学艺术不仅是学技法,更重要的是学会开启自己的心扉,深化修养,抛开各种名利枷锁,与自然更密切的对悟。不拘一格大胆探索,开创一条真正自行其道的新途径。

有时候,艺术意境就这样与艺术品味不可分离。品读高欣的画,透过其日趋成熟的、独特的画面语言,我们不难感受到,国画创作既是一种不可荒芜的学问,更是一种笃诚躬行的人生实践。

大树下面长不出大树,一个艺术家的崛起要牺牲掉千千万万个艺术家。我想对于一个画家来说,找到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是至关重要的,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判断画家是否成熟的标志。很高兴在高欣这里,我看到了一个独特的风格,不仅独特,且完善,且自足,这是源自画家对于生活独一无二的体察,是发自画家心灵深处的诗句。愿高欣的实践之路越走越宽阔!

文:林浩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年的中国山水画创作让高欣从中探索出了颇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