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个传统村落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闽学鼻祖朱熹这首《观书有感》,说的是做学问,写的却是一派典型的小村佳景、古郊情致,令人回味悠长。乡愁,即使对于久居繁华中的都市人而言,也似一汪生命源流处的清泉,在心底最静谧的地方淙淙流淌。中国特有的宗族文化,让乡愁成为镌刻在每一位华夏子孙血脉中的不灭烙印,透过传统村落这一鲜活跳跃的传承载体,香烟缭绕,代代相续。

自本世纪初起,古村落却伴随中国城镇化发展的脚步迅速消失:从2002至2012年的十年间,中国的自然村数量锐减近90万,这之中,值得保护却没有留下的传统村落数量惊人,令人扼腕太惜。然而,福建是当之无愧的“幸运儿”——自2014年福建省启动实施传统村落整体保护利用工程以来,福建省共登记各种类型的传统村落703个,125个传统村落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18个传统村落被列入国家文物局国保省保集中成片传统村落整体保护利用名单,保护利用率名列全国前列。2013年,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倡议“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今年1月19日至21日间,习总书记在云南调研时再次强调:“农村要留得住绿水青山,系得住乡愁”,受到全国各界人士的一致欢迎。作为习总书记工作生活达17年之久的“第二故乡”,福建全省各条战线更是积极响应习总书记号召,以实际行动践行这一伟大倡议。

值此第39个国际博物馆日来临之际,福建博物院、福建省水彩画会、福州市水彩画会联合主办了一场《水映乡愁——福建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水彩画写生作品展》,5月15日下午15:00整,《水映乡愁——福建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水彩画写生作品展》开幕式举行,同时也拉开了福建博物院庆祝国际博物馆日系列活动的序幕。福建省文化厅巡视员陈朱、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福建省文物博物馆学会会长郑国珍、福建省文物局副局长、福建博物院院长吴志跃、福建省美协秘书长唐国新、中国水彩画艺委会委员、福建省美协副主席郭宁、福建省画院副院长孙志纯、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张永海等领导、嘉宾出席了开幕式,郑国珍、唐国新、孙志纯、吴志跃等上台致辞。

为了让观众更深入地体会本次展览的深刻内涵,开幕式结束后,雅昌艺术网记者专门至展厅采访了其中几位嘉宾,以下为采访实录。

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 郑国珍:

看展毕喜忧参半 文保路任重道远

记者:本次画展展出作品的创作对象囊括了福建地区诸多名镇名村,您怎么看?

郑国珍:看过展览,我亦喜亦忧。喜的是我们的古村落还能够保存得如此完好;忧的是仍有些古民居出现诸如墙体剥落一类的保护不力之处。矛盾的是,尽管对于艺术家来说,这些斑驳或破败的古建也许是一种灵感之美,可是对于古村落的保护来说却绝对不是,这让我们这些从事文化遗产保护的人感到自己依然任重而道远。

记者:您觉得这种水彩画展的形式对古村落保护的价值体现在哪?

郑国珍:名镇名村的题材,过去常常是更多地通过摄影展来呈现,而这次通过五彩缤纷的水彩写生展来作大面积的展示,文化内涵更加突出,对传统村落的保护来讲,是一种很好的探索。

这十位画家,不是闭门造车,而是通过实地写生、领悟,让看展的观众也能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在遥远的小村庄里,因乡愁而氤氲的这种情愫。我们似乎能通过这些作品,跟我们的祖先进行精神层面上的交流,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会去体悟这些东西之所以要被保护流传下来的原因。可以说,这场展览是一座艺术为文化与心搭建的桥梁。

记者:我们福建的古村落有哪些特色,保护水平在全国同业中位于哪一梯队?

郑国珍:福建古村落特色有三:1、品种丰富:既有土楼、又有木结构、又有红砖;2、这些古民居与周围山水结合完美;3、这些村落至今依然有人群居住,所以是“活着的”而不是一座空无人烟的“建筑博物馆”。这在全国也是很难得的,所以说福建的古村落在全国来说也是保护良好居于前列且极富特色的,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福建省画院副院长 孙志纯:

“乡愁”袅袅画不尽,“闽山闽水物华新”

记者:“乡愁”这一主题将会成为福建本土艺术家未来的创作趋势吗?

孙志纯:这个“美丽乡愁”的主题延续了去年我们和范迪安院长做的一个“记得住乡愁”画展的概念,应该说这将是我们近期创作的一个主旋律,接下来将会越做越大,后面我们马上要运作一个叫做“闽山闽水物华新”的有关福建古民居的大型主题作品创作展。

我们这次与省博合作的这个“水映乡愁”水彩画展,一开展就已收到师大美院副院长张永海的邀请进师大进行展出,省博吴院长也认为,契机合适的情况下,也很有可能将展览送出国门——好展览,就是该让更多人有机会看到。

另外,不仅是创作主题,我们这次“水映乡愁”的展前策划也是非常有创意的:省博的文保专家以极为严苛的标准选出18个福建古村落。18个村落根据地理位置划分为3大片区:分别是闽东-闽北片、泉州-三明片、漳州-龙岩片,由于行程紧迫,我们分成3组人马,兵分三路至各个片区进行写生创作。每位画家都特别辛苦,仅仅9天时间,每组人的驱车里程都将近1000公里。我所在的小组跑的是闽东-闽北片区,我跑了以后才真正感受到,福建的山水是真正的美,这让大家激动不已。画家们都被深深感动了,才得以为大家呈现出这样一场动人心弦的展览。

记者:福建的这些古村落除了自然风光秀丽、建筑形式独特外,在文化层面上是否有独到之处?

孙志纯:这次采风的18个古村古镇,都是专家们优中比优,精益求精严选出来的,个个都是历史人文底蕴极深。比如我们这次去采风的濂村,福建省的第一个进士就诞生在那。一进村子,你就能看见一条官道,它的路当中竟有3条石条。考古专家介绍,有一条石条的官道就是很了不起的规制了,这条路当中竟然铺着3条石条,实属罕见。再比如屏南际下村,不仅有曾任台湾挂印总兵的清代名将甘国宝的故居,还有很多明代的历史风貌建筑,以及许多闻所未闻的奇风异俗——名人、古建,就是一个村镇的历史文化积淀之所在。

记者:您个人在经历过这次写生创作后,对这些古村落的保护有什么看法吗?

孙志纯:这些古村落,有的地方保护情况让人欣慰,有的地方却叫人痛心,受到冲击破坏很大。但这些情况与其他省份相比,又要好很多。比如说我们这次去的一个计划之外的村子,到了以后我们发现,在当地政府部门的推动下,清华大学的一位教授与这个村落签订了5年期的合同,对其展开了修旧如旧的保护性修复。还有下渡村,完全是几百年前的历史风貌,没有任何现代建筑掺杂其间,但是保护不太好,许多墙体均已坍塌,立柱已腐朽,亟待保护。那些宅子都是几百年历史的明清老宅,是最珍贵的建筑资料,看到的当下就深深地震撼到了我们这些画家的心。因此,类似上面那个教授的这种保护方式出现越多越好。

另外,民间的力量毕竟有限,我们还是希望政府对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力度能够加大。可喜的是,习总书记现在提出的“要记得住乡愁”这个呼吁,让“古村落保护”被推到了受公众关注的幕前。我们这次展览,也恰好响应了上级号召,从侧面去做了推动,让大家知道福建的山水有这么美好的一面,也期待更多人关注、亲历它,最终唤起整个社会对福建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

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郭宁:

心如工画师,得心应于手

记者:为什么写生对画家来说这么重要?

郭宁:每位画家所擅长的题材都有不同,非人物的题材更适于写生创作。我们这次参展的十个人,大部分都喜欢写生,偏爱画景物而非人物。

风景写生,与凭借风景照进行创作完全不同。照片毕竟是机器创作的产物,感觉和味道都较为寡淡、生硬。对画家创作来说,信息量是不够的。比如说北方冬日零下十几度大雪皑皑的严寒,我们在南方温室里就画不出那种感觉。只有当你身临其境,感受到这份苦寒,你的感受和情绪才会与作品融为一体,才感染到看画的人。虽说写生并不能够将绘画对象呈现得特别完整,但“现场感”才是写生最重要的意义所在。

一张画必须要有“情绪”,山川风物古建筑,画家需“得之于心”后才能“应于手”。风景只有触动了画家的内心,比如荒村、乡愁,只有当它打动了你,你才会产生创作的冲动。因此,画家必须到现场去“接地气”,去寻找创作灵感的触发点。在现场,画家不仅能够对创作主体进行符合自己风格的即时取舍,还能从主体周围的现场环境中获得足以决定画面细节成败的大量有用信息,这种对个人绘画语言的用心锤炼,更能让你的整幅画在完成后做到“有别于他人”。真正的画家,最后画的是心中的风景、有故事的风景。绘画,成为一种情感的递质,传递着一种意境,让观者得以触景生情。

目前在中国,已经出现了一个以写生为主的创作群体,不管多么艰苦,他们都坚持把画布搬到现场进行写生创作。

记者:这次写生有为您带来任何创作心态上的变化吗?

郭宁:画家本来就会到处搜寻适于写生的风景,但在福建本土,对一些古村落我们却是久仰大名而不得其门而入。这次省水彩画会与省博合作,有古村落保护方面的专家代为引路,进到了这些村庄里去,我们才得以亲身感受真正的福建古村落之美。

记者:您能否为观众提出几点有利于欣赏画展的建议?

郭宁:对画展的欣赏,我觉得可以分为两个层面。

其一为:这些福建名镇名村,都有自己厚重的历史文化,你只要欣赏到了它的美,就不会想去破坏它,这也是从侧面对古村落保护的一种宣传方式。

其二为:如果观众刚好也懂一些绘画知识,他就能够从纯绘画技巧上去欣赏本次画展。比如他可以深入思考:“水色交融”是怎样一种状态?水渍半干不干又相互迭代后形成的画面层次感需如何表现?如何控制水渍的干湿才能达到与作品中所呈现的类似效果?我们写生那几天,是阴雨天气,我们只能躲在屋檐底下进行创作,当时空气湿度较大,如果不是平时练习得多,对水渍的成型规律以及干湿的掌控有所把握,想必那些水彩画作品当下势必干不了。除此以外,就是对画家作品中色彩、用笔、构图、材料控制等方方面面特点的欣赏了。

从博物馆的层面来说,办这次画展的主要目的是通过水彩画这种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唤醒大家对福建古民居的喜爱之情与保护意识。而我站在水彩画会的立场上,更希望能为本土观众普及一次水彩画艺术的市民教育。

福建博物院院长吴志跃在《水映乡愁——福建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水彩画写生作品展》展览前言中写道:“岁月转瞬即逝,当我们在现代化的列车上呼啸前行时,希望展览能让你驻足停留,回头看看隐在时光深处的故乡”,值此国际博物馆日来临之际,雅昌艺术网提醒您,5月17日至6月13日期间,不妨前来福建博物院6、7号展厅,静下心,品一回喧嚣都市之外的“诗和远方”,赏一番十位画家笔下这水色氤氲的乡愁。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125个传统村落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