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江泽民同志同美国总统克林顿会谈时谈话

(1998年6月27日)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江泽民文选》(第二卷),

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51-156页。

 

(这是江泽民同志同美国总统克林顿会谈时谈话的一部分。)

刚才,我与你就中美关系和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广泛深入地交换了意见,达成了重要共识。现在,我想与你专门谈谈台湾问题。

如你所知,在我们的历次会谈会晤中,台湾问题一直是讨论的主要问题,因为这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中美三个联合公报[①]和《中美联合声明》为正确处理台湾问题确立了明确的指导原则。美国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去年十月我访美时,双方发表了《中美联合声明》。美方在声明中重申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美国还承诺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加入任何必须由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我们重视并赞赏美方的上述承诺。

中美关系是在美国民主党卡特[②]总统当政时期实现正常化的。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来之不易。卡特总统具有政治家的战略眼光,作出美国与台湾断交、废约和从台湾撤军的决定,中美签署了建交公报,两国实现了关系正常化。然而,台湾问题在中美之间一直未能得到彻底解决,成为中美关系发展中的主要障碍。回顾历史,台湾问题作为中国的内政,本来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可以得到解决。一九五○年一月,杜鲁门[③]总统也曾公开宣布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但后来由于朝鲜战争[④]爆发,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情况起了变化。台湾问题至今没能解决,与美方很有关系。当然,有些日本人也在垂涎台湾,这一点中国人民心里也是清楚的。现在的问题在于,美方虽然已明确表示不支持“台独”,但在中国统一问题上态度却是模糊的。中国统一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应该由两岸中国人自己来解决。我们希望美国在中国统一问题上采取明确支持的立场。

完成祖国统一,是全体中国人民包括台湾同胞以及海外侨胞的共同愿望。香港回归已近一年,明年澳门也将回归祖国,对中国人民来说剩下的就是台湾问题了。台湾问题和香港问题、澳门问题不一样。后两个问题都是外国侵略中国的产物,而台湾问题则是中国内战遗留下来的一个问题。我们处理台湾问题的政策比对香港、澳门还要宽。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后,海峡两岸两种制度长期共存、共同发展,谁也不吃掉谁。台湾现行的社会制度、生活方式、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都不会改变。诸如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华侨和外国人投资等,一律受法律保护。台湾将享有高度自治权,包括拥有在台湾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台湾还可以保留自己的军队,大陆不派军队也不派行政人员去,而台湾的代表人士还可以出任中央政府的领导职务,参与对全国事务的管理。一句话,台湾享有的自治程度将超过香港、澳门。我们愿与台湾当局进行和平谈判,以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目前,我们正在积极促进两岸人员往来和经济文化交流,争取两岸直接“三通”,推动两岸进行政治谈判。保持海峡两岸局势稳定和促进两岸关系发展的关键,是双方进行政治谈判。我们已多次呼吁,作为第一步,可先谈在一个中国原则下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暂不谈统一问题。我们的态度是积极的,做法也是灵活的。台湾当局过去曾表示过同意进行政治谈判,但后来又出尔反尔,实际上是回避和阻挠谈判。台湾问题老是拖下去,对美国也没有好处。台湾当局拖延政治谈判,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当中有人在搞“台独”,二是他们从美方的一些言行中受到鼓舞,在贵国国会中就有人一直在支持“台独”。早在五十年代,美国就有人把台湾看成是美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把台湾看成是自己的“不沉的航空母舰”这个话,最早是日本人说的。遗憾的是,现在美国还有人持这种看法。把台湾看成是美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这是对中国主权的严重侵犯,是对中国内政的严重干涉。中国是一定要完成统一的,台湾迟早要回到祖国怀抱。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不可阻挡。

这里,我想说明,我们主张用和平方式实现统一,并为此作出了巨大努力,但我们不能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原因很清楚,台湾岛内还有一股搞“台独”的分裂势力。如果我们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台独”分裂势力就会更加猖獗,和平统一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不是现在才产生的,而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中国有一句古话,解铃还须系铃人。台湾问题马上解决有困难,但不解决是不行的,早解决比晚解决好。否则,中美关系难以稳定。应该从中美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出发,像当年两国领导人打开中美关系大门和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一样,采取高瞻远瞩的态度和切实的行动,至少应该给未来解决这个问题创造一个光明的前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而且也能够有所作为。坦率地讲,台湾问题不可能一直拖下去,要有一个时间表。

对中美关系和美国的自身利益来说,中国早日实现统一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这将消除中美关系中的主要障碍,确保两国关系稳定健康地发展,有利于保持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台湾问题解决后,美国在台湾的经济利益不会受到任何损害,而且会得到更好的保护。美国与台湾现有经济文化关系和人员往来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而且会更好地发展。总之,这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相反,如果美方在中国完成统一的问题上态度不明朗,台湾岛内的分裂势力就会在“台独”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个问题就会激化,甚至引发冲突,后果将是十分严重的。我想,我们双方都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我希望,美国政府权衡利弊,明确表示支持中国统一。支持中国统一,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应有之义。美国既然明确表示恪守三个联合公报,遵守自己在台湾问题上的承诺,那么支持中国完成统一应该是顺理成章的。

我们正处在世纪之交的重要历史时刻。持续近半个世纪的冷战已成为过去,世界局势正在发生深刻而急剧的变化,和平与发展已成为当今时代的主题。时代在前进,人类在进步。那种坚持以意识形态划分世界、处理国家关系的思维和做法是落后的、危险的。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存在着各种不同的文化、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强求一种模式是行不通的。大国应该站在推动历史前进和人类进步事业的高度,摒弃冷战思维,努力寻求和扩大国家之间的共同利益,加强对话和合作,促进共同发展。这对实现新世纪的和平、稳定、发展至关重要。中美作为世界上两个有影响的大国,应该在这方面成为表率,作出积极贡献。

早在一九九三年我们在西雅图首次会晤时,我就提出,我们应该把一个安全的、和平的、稳定的、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世界带到二十一世纪。你当时作出了积极反应。我去年访问贵国时,我们双方同意共同致力于建立中美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关系。我希望,美方从中美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出发,采取切实行动消除台湾问题这一影响中美关系改善和发展的主要障碍。

[①] 见本卷《在白宫欢迎仪式上的讲话》注①。

[②] 卡特,即詹姆斯·厄尔·卡特,一九二四年生,美国民主党人。一九七七年至一九八一年任美国总统。在其总统任内,中美两国政府于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宣布两国自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起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美国在公报中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同时,美国政府宣布与台湾结束“外交关系”,终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从台湾撤出美国军队。中美建交后,卡特于一九七九年四月十日签署生效《与台湾关系法》。该法案违反中美两国建交原则和美方承诺,是对中国内政的公然干涉。

[③] 杜鲁门,即哈里·杜鲁门(一八八四——一九七二),美国民主党人。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五三年任美国总统。一九五○年一月五日,杜鲁门发表声明,表示根据《开罗宣言》等国际协定,美国承认中国对台湾行使主权,“美国对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掠夺的野心。现在美国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亦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的局势”。同年六月二十七日,杜鲁门发表声明,借口朝鲜战争爆发,声称“共产党部队的占领台湾,将直接威胁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命令美国海军第七舰队“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

[④] 朝鲜战争,原为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战争,后因美国的武装干涉扩大为一场多国参与的局部战争。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爆发内战。美国随即进行武装干涉,同时派海空军侵入中国领土台湾、封锁台湾海峡。同年十月初,美军越过朝鲜南北双方原来的分界线“三八线”大举北犯。在美军进逼中国边界、不断轰炸扫射中国东北边境城镇和村庄、严重威胁中国安全的情况下,中国人民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与朝鲜人民军共同作战。经过三年浴血奋战,中朝军队打退了美军的进攻,迫使美军于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于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日同台湾当局签署所谓“共同防御条约”,美军长期留驻台湾,阻挠中国统一。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是江泽民同志同美国总统克林顿会谈时谈话